站在2024,下跌失控的房价和悲愤掀桌子的年轻人

 人参与 | 时间:2024-06-21 02:00:35



前几天我收到一个提问。站下桌



这位提问的跌失同学说年轻人感觉很艰难,晚生了五年十年反而是房价愤掀原罪,并向我咨询如何对抗焦虑和贫穷。和悲

其实原因很简单,年轻年轻人感觉到艰难,站下桌是跌失因为有人以隐蔽的方式拿走了你的钱。

我们以一个外地来上海的房价愤掀年轻人为例来看一下,你每付出一份劳动换取报酬时,和悲你需要额外再上缴四笔钱。年轻

第一笔,站下桌支付养老金,跌失作为上海本地老人的房价愤掀养老金发放。

第二笔,和悲支付个税,年轻换取国家公共服务。

第三笔,给公司贡献利润,用马克思的话来说就是剩余价值。

第四笔,房屋租金。

第一笔和第二笔比较合理,因为你老了也需要下一代给你支付养老金,而交税用于国家发展和公共服务也是合理的。

第三笔就看公司了,比如华为不上市,是全体员工持股,从员工身上获得的剩余价值,扣除发展所需资金后,又通过分红返还给了员工。还有一些科技或互联网公司,也有员工持股计划,也是利润部分返还员工。但大部分公司都是不分股票的。

第四笔是支付租金给房东。

从上述四笔钱我们能发现一个什么问题?

那就是从年轻人的对手盘来看,也就是房东和股东的视角看,从来就没有什么凭空产生的财产性收入,他们所有的财产性收入,其根源都是从年轻人的劳动支出转化而来。

这是个零和游戏。

比如房产,对于房东来说财产性收入是租金收入,但对于年轻人来说就是劳动支出。

再比如股票,对于股东股民来说是分红收入,但分红也来自员工的劳动支出。

甚至于房价和股价的涨跌和差价利润,其资产价格的底层估值逻辑还是来自未来全部现金流的折现,而未来现金流的根源依然是年轻人的劳动贡献。

由此,我想到了前不久布林肯说的那句名言。

如果你不在餐桌上,就会出现在菜单上。

这句话直接说出来,很多人恐怕难以接受,但它描述的就是这个世界的真实。

也就是说,我们日常耳熟能详的那些投资策略,什么价值投资,什么地段为王,听起来都很高大上,但其最底层的逻辑就只有一个,那就是如何更好的收割对手盘。

而所谓的资产交易,或者说投资性的房产交易,不过就是在交易这种“剥削年轻人劳动的权利”。

或者我们又可以称之为,代际剥削。

那么,回到文章开头的问题,为什么年轻人会感觉到晚生了五年十年反而是原罪。原因就在于这种反剥削的阻力变强了。

我们来展开分析。

我记得很多年前我读大学时,有两个同学要考研,就在学校周边租房,当时的房租,是1400元,55平米的两室老破小,两个同学各用一个房间。而当时老破小的房价,是25万左右。也就是租金回报6%+。

而当下的租金回报呢,可能就只有2%左右。

由于租金和当下居民收入呈现更强的相关性,所以2%的租金回报,反映的并不是租金低,而是房价特别高,所以才导致了租金回报低。

那么这就带来一个结果,年轻人很难买得起房,于是就只能更长期的租房,然后被迫长期向房东贡献他们自己辛苦劳动的获得。

前段时间有个火遍全网的离婚事件,讲的是一个985毕业的程序员,结婚7年和自己老婆一直租房,最后裁员后炒股失败离婚的事情。



为什么这位名校毕业的同学,在结婚7年后都没能买得起房,我认为并不一定是他没努力,而是房价实在是太贵,所以只能一直向房东交租。

所以,从房东的立场看,房价贵当然是好事,年轻人买不起房就可以一直交租,房子就变成插在年轻人身上获取其劳动贡献的吸管。

但如果切换到年轻人的视角,那么必然就是焦虑和痛苦了。

回到文章开头的问题,这位同学问我,说我当年是怎么对抗焦虑的。作为一个80后,我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,因为我们当时真的不焦虑。我们当时租金回报6%+,现在2%,意味着我们当时的房价收入比只有现在的30%。

我们很轻松就能买得起房子,在结婚前就没有向房东交租了,也就完全没有必要焦虑。

虽然现在依然有不少自媒体在鼓吹房价要涨,说年轻人买不起房子是因为他们没努力,说怎么别人买得起你买不起。

但我一直认为这种说法是缺乏良知的,因为房子是一个生活必需品,而不是可选奢侈品,为什么一定要特别努力才能获得呢?至少我们当年都没怎么努力也就获得了。

所以,对于这位年轻人的焦虑,对于这种不公平,我是感同身受的。

但是对于他提出的问题,我反而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去焦虑。

其原因,就在于物极必反。事情正在悄悄地出现变化。

很多自媒体鼓吹房价上涨的一个理由,就是有钱人很多,他们会投资多套。你不买自然会有人买。

但他们忽略掉的一个问题是,有钱人确实有钱,但有钱人不是傻子,有钱人投资的不是房子,而是房子所代表的那个“索取年轻人劳动的权利”。

也就是说,决定投资性房产涨跌的关键,在于这种索取能力未来是增强还是减弱。

从这个视角出发,我们至少从两个层面,觉察到了这种索取能力的崩溃。

层面一就是出生人口的断崖式下跌,既然人口下跌,意味着远期年轻人的数量会剧减,而房产却随着供地越来越多,因此这种远期的剥削能力必然减弱。那么对于贬值资产,我们当然不是买入。而是要卖出这种权力。

虽然影响是远期的,但根据巴菲特的原则,长空即短空,我们绝不在刀尖上跳舞,去获取波段利润。

层面二就是现有的新生代年轻人,也已经开始否认一切既有的价值体系。

原因也很简单,承认你的价值体系意味着接你的盘,而我要认可的价值体系,其最必要的条件,就是筹码一定不能在你的手里。

你说一版猴票能换一套房,我说我觉得币圈更有意思。

你说红木家具代表华贵,我说我更钟爱现代简约风。

你说成都市中心的春熙路代表繁华,我说绕城高速外的高新区才是高大上。

反正,我就是要否认你的一切,我就是不让你的任何筹码,换走我的劳动。

但这还不是最狠的,

那最狠的是什么?

就是我彻底躺平,不输出任何劳动。请问你要怎么收割?

你不劳动,可是你总要吃饱穿暖吧?

年轻人说,吃饱,有老年食堂。



穿暖,有军大衣。



作为年轻人对手盘的投资客们,手里拿着一堆资产筹码,看到年轻人这样的行为,那简直就快要崩溃。。。

年轻人减少劳动损失的工资并不多,但这种行为造成的投资客手上资产价格的崩塌,才是真正的大头。

那到底要怎么卡位年轻人,才能通过筹码换取到他们的劳动呢?

你如果依然从这个方向思考,那你的出发点就完全错了。

正确的思考方式应该是:

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

投资客们是时候,要把对手盘从蝉转向螳螂了。

既然蝉(新生代)趋于掀桌子,可不是还有螳螂么。

对,我要说的就是投资客们的互割。

既然有螳螂要购买“剥削年轻人劳动的权利”,我们当然就应该义无反顾的卖给他。

我们确实从去年开始就在这么做了。

后记:

我在去年的多篇文章中,曾力劝大家卖出投资性房产。一年过去,房价也如预料般持续下跌。

当下房价依然还在软着陆的进程之中,我认为会继续下跌到一个年轻人靠劳动能买得起房的水平,然后会再次迎来新的周期。所以,总体经济上,我对未来的光明前景并不悲观。

所以,对于文章开头的问题,本文的回答就是,继续等待房价下跌和软着陆的完成。